魏永紅

2022/10/20-11:10 來(lái)源:

魏永紅.png

個(gè)人簡(jiǎn)介

魏永紅,1990 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,到甘肅省日報社印刷廠(chǎng)工作,見(jiàn)證了報社告別“鉛與火”的歷程。2000 年報社技術(shù)管理處擔任副處長(cháng)、處長(cháng),主持了甘肅日報社及子報告別“紙與筆”的工作。2018 年,兼任新媒體集團九色鹿融媒體技術(shù)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,開(kāi)始媒體融合的技術(shù)工作。2019 年、2021 年分別獲得王選新聞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獎一等獎,2021 年獲得甘肅省優(yōu)秀共產(chǎn)黨員稱(chēng)號。

獲獎感言

感謝新技聯(lián)的評委給我這個(gè)榮譽(yù),不僅是給予我個(gè)人的,更是對我們長(cháng)期在媒體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工作群體的肯定和鼓勵;感謝我工作單位的歷任領(lǐng)導對技術(shù)工作的支持和肯定;感謝一直以來(lái)和我一起戰斗的伙伴們,對我的包容和理解。技術(shù)工作需要堅韌和堅持、需要莫問(wèn)前程幾許,只顧風(fēng)雨兼程,我一直努力在前行路上。

專(zhuān)訪(fǎng)內容

1. 回顧從事本行業(yè)以來(lái),傳媒技術(shù)發(fā)展進(jìn)程中的變化

我參加工作的時(shí)候是 20 世紀 90 年代初,整個(gè)報紙印刷行業(yè)正在如火如荼地進(jìn)行告別“鉛與火”的行動(dòng),這是一場(chǎng)偉大的時(shí)代變革。報社印刷廠(chǎng)有了激光照排車(chē)間,以前端著(zhù)鉛盤(pán)的排字工人們 , 坐在了電腦前進(jìn)行報紙的排版,雖然一開(kāi)始,軟件的交互性不好,不能所見(jiàn)即所得,排版工人要背很多的指令,但這對于中國報紙印刷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 , 已經(jīng)是具有劃時(shí)代意義的事了。1992 年前后,人民日報等在京外開(kāi)設印點(diǎn)的報社,開(kāi)始了衛星傳版,人民日報在社內建設了衛星地面站,各代應點(diǎn)也都建設了衛星小站,傳版通過(guò)衛星來(lái)完成,每天晚上,版面傳輸情況通過(guò)衛星電話(huà)進(jìn)行溝通和交流。這時(shí)期,數據的傳輸基本上都通過(guò)軟盤(pán)拷貝來(lái)完成;1994年左右,由于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的應用,開(kāi)始組建局域網(wǎng),大大提高了數據傳輸的效率,由于當時(shí)技術(shù)所限,經(jīng)費制約,設備單點(diǎn)故障非常高,經(jīng)常會(huì )出現網(wǎng)絡(luò )不通,甚至出現過(guò)老鼠咬斷網(wǎng)線(xiàn)的情況。

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逐漸進(jìn)入我國以及電腦的普及,記者、編輯對使用電腦已經(jīng)有了新的需求。2021 年年初,甘肅日報及旗下的蘭州晨報、西部商報、甘肅農民報等都同步告別了“紙與筆”。同時(shí),我們不僅告別了“紙與筆”,還提出了由編輯直接組班,不僅是副刊,要聞版的編輯也是自己組版,減少了出版環(huán)節,極大地提高了報紙的出版效率,這在當時(shí)也是開(kāi)全國報業(yè)之先河的。后來(lái),陸續引進(jìn)了廣告、發(fā)行管理系統,引入了 DMS 等報紙出版安全體系。由于都市報的出現,逐漸采用了彩色打樣,提高了報紙的印刷質(zhì)量。這個(gè)階段的技術(shù)都是媒體自身發(fā)展的需要,是在實(shí)踐中逐步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?,F階段的技術(shù)發(fā)展,是推動(dòng)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融合發(fā)展的現實(shí)需要,是在中央頂層設計下開(kāi)展的。

2. 對當下媒體融合進(jìn)程中的一些技術(shù)思考和建議

新媒體時(shí)代,技術(shù)一直在變,云計算、大數據、算法、AI 新聞大行其道,但優(yōu)質(zhì)的內容依然是媒體的核心競爭力,表達形式、呈現方式在移動(dòng)優(yōu)先的環(huán)境下與時(shí)俱進(jìn)。對于技術(shù)的建議是大膽構想,謹慎求證,對于技術(shù)產(chǎn)品,一定要考慮應用場(chǎng)景;對于技術(shù)平臺的構建,一定要考慮能夠敏捷迭代。技術(shù)和內容是媒體融合發(fā)展的兩個(gè)輪子,只有兩個(gè)車(chē)輪平衡了,媒體才能跑上穩健發(fā)展的快車(chē)道。

3. 暢想未來(lái)媒體發(fā)展的趨勢

縱觀(guān)媒體發(fā)展史,就是一部技術(shù)變革史,技術(shù)是傳媒發(fā)展和變革最根本的驅動(dòng)力量,每一次變革都給我們帶來(lái)了新的媒體形態(tài)。隨著(zhù) 5G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技術(shù)不斷發(fā)展和應用,推動(dòng)著(zhù)媒體發(fā)生新一輪變革,進(jìn)入加速發(fā)展新階段。加強新技術(shù)在新聞傳播領(lǐng)域的前瞻性研究和應用,推動(dòng)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自主創(chuàng )新。主力軍已經(jīng)在向主戰場(chǎng)挺進(jìn),但依然有很多機制、體制的問(wèn)題亟待解決,所有的問(wèn)題只能用改革的思路來(lái)解決。我們媒體的從業(yè)人員,只有跳出媒體看媒體可能看得更明白。

未來(lái),我們的媒體必定是生態(tài)型媒體。我們媒體客戶(hù)端既是新聞發(fā)布平臺,也是直播平臺、智慧便民與民生訴求平臺、新媒體互動(dòng)平臺,容納讀報、醫療、社保等各項服務(wù),更好地與用戶(hù)建立了連接,成為用戶(hù)獲取信息的平臺和各級政務(wù)、服務(wù)服務(wù)的入口,更好地實(shí)現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和商業(yè)價(jià)值,在這個(gè)生態(tài)系統中,有內容提供商、有分發(fā)商、有營(yíng)銷(xiāo)服務(wù)商,各得其所,各取所需。

未來(lái),我們的媒體將是 5G 環(huán)境下的智慧媒體。5G 令我們的感知能力和方式產(chǎn)生根本變化。媒體的未來(lái)不再是新聞和傳播,而是在于數據和服務(wù),生產(chǎn)和傳播必須高度融合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解放生產(chǎn)力,重構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,媒體將會(huì )成為智慧媒體。

未來(lái),我們的媒體將是元宇宙背景下的深度融合。虛擬數字人普遍使用、沉浸式傳播將會(huì )成為常見(jiàn)的方式,這種變化一定會(huì )提升媒體傳播的效果。

未來(lái),我們的媒體將會(huì )參與到社會(huì )基層現代化的治理體系中來(lái)。媒體形成強大的信息采集、分析、應用能力,以媒體融合發(fā)展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治理智能化,既有利于媒體資源、政務(wù)資源、公共服務(wù)資源的整合與共享,也能提升黨和政府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空間組織群眾、服務(wù)群眾、引導群眾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