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勁松

2022/10/20-11:10 來(lái)源:
  • 章勁松.png

個(gè)人簡(jiǎn)介

章勁松,現任新華報業(yè)傳媒集團揚子晚報社編委,分管新媒體技術(shù)。2003 年就職于新華報業(yè)傳媒集團,先后在集團網(wǎng)絡(luò )信息化系統、采編出版系統、網(wǎng)站發(fā)布系統、中央信息廚房、交匯點(diǎn)新聞、全媒體指揮中心、5G 超高清融媒體演播和智能媒資管理平臺等項目建設和開(kāi)發(fā)團隊的組建中做出了突出貢獻。

獲獎感言

非常榮幸能夠獲得“王選新聞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獎”人才獎,感謝新聞技聯(lián)和新華報業(yè),感謝領(lǐng)導、專(zhuān)家以及同事們的關(guān)心支持。我非常有幸曾在北大方正工作過(guò),王選老師“持續創(chuàng )新、敢為人先、追求卓越、標新立異”的精神一直激勵著(zhù)我。在技術(shù)賦能媒體深融的道路上,我將再接再厲,為媒體數智化轉型貢獻力量。

專(zhuān)訪(fǎng)內容

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一直在推動(dòng)傳媒的變革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快速發(fā)展,使得傳媒格局產(chǎn)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本文對計算機信息化以來(lái)傳媒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做了回顧,從技術(shù)角度對媒體融合現狀進(jìn)行了一些思考。通過(guò)對 5G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虛實(shí)共生等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技術(shù)發(fā)展趨勢的分析,對傳媒技術(shù)發(fā)展提出了設想和建議。

1. 從漢字處理到媒體融合,技術(shù)助力新聞媒體發(fā)展

今天我們輸入漢字、排版,在電腦、手機上閱讀,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在 80 年代初,計算機漢字處理還非常初級。到了 90 年代,計算機漢字處理還是高新技術(shù),計算機的圖形處理能力也很有限,記得寫(xiě)畢業(yè)論文的時(shí)候,用的是點(diǎn)陣字體和針式打印機。王選老師帶領(lǐng)團隊,在漢字處理和激光照排方面取得了革命性的成就,引發(fā)了我國出版印刷業(yè)“告別鉛與火、迎來(lái)電與光”的技術(shù)革命。王選老師被公認為“當代畢昇”,他的貢獻是非常大的,為信息時(shí)代漢字和中華民族文化的傳播與發(fā)展創(chuàng )造了條件。

2000 年,我有機會(huì )到北大方正工作,為報業(yè)、廣電、印廠(chǎng)等提供技術(shù)服務(wù)。那時(shí)候主要在做報紙采編出版和激光照排系統,飛騰排版軟件已經(jīng)取代了維思組版系統,網(wǎng)絡(luò )版飛騰和采編聯(lián)動(dòng),網(wǎng)絡(luò )化協(xié)同生產(chǎn)帶來(lái)了很大的便利。我也正好趕上新聞網(wǎng)站快速發(fā)展的時(shí)機,大約兩年時(shí)間就參與建設了十多個(gè)網(wǎng)站發(fā)布平臺,包括新華報業(yè)網(wǎng)、揚子晚報網(wǎng)、江蘇廣電、蘇州日報等,還協(xié)助上海、浙江、安徽等地的報社網(wǎng)站建設。報網(wǎng)協(xié)同、稿件共享也開(kāi)始被關(guān)注,2003 年在新華報業(yè)建設的跨媒體綜合采編系統,形成了集團所屬各個(gè)報刊統一的內容生產(chǎn)平臺,以及相應的數字報發(fā)布系統,并將內容同步到網(wǎng)站發(fā)布系統,這也為后來(lái)的稿件共享平臺打下了基礎。在 2008 年奧運會(huì )、省市黨報聯(lián)動(dòng)、2014 年青奧會(huì )七大聯(lián)盟新聞報道中,稿件共享平臺充分得到了應用實(shí)踐。在此過(guò)程中,對“報網(wǎng)融合”“稿件共享”“一鍵簽發(fā)”的探索不斷深入,新華報業(yè)中央信息廚房在這樣的背景下,于 2014 年底全面投入使用。當時(shí)的電信網(wǎng)、廣播電視網(wǎng)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“三網(wǎng)融合”,現在來(lái)看,都在往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。新華報業(yè)中央信息廚房面向移動(dòng)端的“超級門(mén)戶(hù)”,當時(shí)雖然很初級,但從方向上來(lái)看是完全正確的。與此同時(shí),大數據技術(shù)在傳媒領(lǐng)域開(kāi)始得到應用,新聞客戶(hù)端開(kāi)始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。

隨著(zhù)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、媒體融合進(jìn)程的深化,傳媒技術(shù)平臺的建設跨入了一個(gè)新階段。經(jīng)過(guò)近三年的醞釀、設計和建設,2019 年上線(xiàn)的全媒體指揮中心緊緊圍繞支撐“四全”媒體發(fā)展的總體要求,建設了“兩個(gè)支撐”和“三大平臺”,融通“報、網(wǎng)、端、微、屏”傳播矩陣,形成新聞生產(chǎn)“策、采、編、發(fā)、控、傳、饋”的完整業(yè)務(wù)鏈,體現出移動(dòng)化、智能化、中臺化、一體化、全媒體生產(chǎn)、矩陣式發(fā)布、大數據輔助等特點(diǎn)。

2. 時(shí)代賦予新技術(shù)大舞臺,媒體融合步入“深水區”

中國新聞技術(shù)工作者聯(lián)合會(huì )給傳媒技術(shù)人員提供了一個(gè)非常好的交流平臺為傳媒領(lǐng)域新技術(shù)探索和應用起到了很的大促進(jìn)作用。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迅猛發(fā)展帶來(lái)的沖擊,沒(méi)有給我們太多的反應時(shí)間。2011 年微信上線(xiàn),2012 年今日頭條創(chuàng )建,快手轉型為短視頻社區,2014 年新浪微博正式更名為微博,2016 年抖音上線(xiàn)。移動(dòng)化、社交化、視頻化、娛樂(lè )化潮流使得報紙、電視臺、網(wǎng)站等媒體感到巨大的壓力,超大流量和高頻互動(dòng)也使得傳統技術(shù)架構難以支撐。

從中央信息廚房到全媒體指揮中心的建設,也正處于這樣的背景之下。此時(shí)的內容生產(chǎn)方式發(fā)生了很大的改變,涵蓋了 OGC、UGC、PGC 和 AIGC。內容形式也呈現出多樣化趨勢,除了傳統的圖文、音視頻,還有直播點(diǎn)播、短視頻、H5、互動(dòng)小程序以及 VR/AR/MR/XR 等虛實(shí)交融的場(chǎng)景化展示,2020 年來(lái),元宇宙、數字人又掀起新一輪技術(shù)革新熱潮。我們注意到,媒體行業(yè)一方面在積極打造自主可控的技術(shù)平臺,另一方面也認識到新技術(shù)基礎建設投入巨大。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平臺也在不斷探索深入傳媒業(yè)務(wù),形成了媒體和大平臺強強聯(lián)手,快速迭代演進(jìn)、推陳出新的新態(tài)勢。在傳播渠道方面,媒體充分利用社交平臺的用戶(hù)資源,入駐社交平臺,形成體系化傳播矩陣。在媒體傳播影響力迅速擴大的同時(shí),也帶來(lái)了對平臺的依賴(lài)性,以及多平臺發(fā)布內容管控的風(fēng)險。

當前是媒體加大技術(shù)投入,升級技術(shù)架構,夯實(shí)數字底座,豐富技術(shù)手段的重要時(shí)期,是應對未來(lái)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節點(diǎn)。目前,全國媒體融合發(fā)展生態(tài)建設,大格局已經(jīng)形成,整體態(tài)勢基本成型。大部分媒體的技術(shù)建設已經(jīng)完成了中臺布局,新技術(shù)應用持續引入,中臺能力在不斷增強。但面向用戶(hù)應用的個(gè)性化需求變化很快,給中臺數據治理和能力沉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需要不斷地篩選、更新、替換,快速變化對系統的成熟性、穩定性和安全性帶來(lái)了新的挑戰。

3. 技術(shù)架構加速迭代更新,場(chǎng)景化矩陣傳播成潮流

我們可以看到,傳媒發(fā)展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的趨勢,是息息相關(guān)的。2014 年左右,4G 網(wǎng)絡(luò )開(kāi)始推廣,隨著(zhù)智能手機的普及,手機客戶(hù)端開(kāi)始快速增長(cháng)。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智能終端,連接每一個(gè)具體的人,移動(dòng)便利性為網(wǎng)絡(luò )社交提供了強大的支撐。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音視頻交互、網(wǎng)絡(luò )購物、移動(dòng)支付被廣泛應用,基于龐大的內容信息、用戶(hù)信息、互動(dòng)信息的基礎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得到了快速發(fā)展。報社從報紙采編向中央廚房演進(jìn),新聞客戶(hù)端開(kāi)始爆發(fā)式增長(cháng),大部分報社系統采用“本地部署 + 公有云”的方式來(lái)應對新媒體發(fā)展需求。

2019 年,5G 的正式商用,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的大力發(fā)展,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萬(wàn)物互聯(lián)成了熱詞。經(jīng)歷幾年發(fā)展的報社,形成了較大規模的“報網(wǎng)端微屏”傳播矩陣,媒體融合高效協(xié)同生產(chǎn)的要求越來(lái)越高,在強化采編聯(lián)動(dòng)、內容生產(chǎn)的同時(shí),開(kāi)始重視對渠道和傳播效果的評估,全媒體指揮中心的建設也應運而生。報社進(jìn)一步擴大自身平臺和入駐平臺,自有平臺除了有以圖文為主的新聞客戶(hù)端,還推出了視頻客戶(hù)端和垂直領(lǐng)域的客戶(hù)端。除了入駐學(xué)習強國、人民號等媒體號,還在頭條、抖音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開(kāi)號。媒體在打造精品互動(dòng)新聞產(chǎn)品,在 H5、智能語(yǔ)音、VR/AR、虛擬人等方面都有了很好的實(shí)踐。媒體技術(shù)則推行中臺戰略, “本地部署 + 公有云”的架構也升級為“公有云 + 私有云”的混合云架構。

當下,我們正在迎接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。Web3.0 的概念早出現在 2000 年前后,于 2014 年被以太坊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和Polkadot 創(chuàng )始人重新提出。在 Web2.0 的基礎上,Web3.0通過(guò)各項區塊鏈技術(shù),搭建一個(gè)用戶(hù)主導、去中心化的網(wǎng)絡(luò )生態(tài)。在這種趨勢下,在去中心化的生態(tài)中實(shí)現主流引導的內容生產(chǎn)和傳播是一個(gè)全新課題。媒體行業(yè)在區塊鏈、NFT等先進(jìn)技術(shù)探索是非常積極的,Web3.0 帶來(lái)的變革,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新聞傳媒機構的生產(chǎn)和流通鏈條。Web3.0 的應用尚處于起步階段,如:區塊鏈在版權保護、內容真實(shí)性查證等方面開(kāi)始得到應用,但NFT項目一直圍繞著(zhù)藝術(shù)品和收藏品,而不是新聞產(chǎn)品。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規模越來(lái)龐大,技術(shù)架構也越來(lái)越復雜,發(fā)展和安全的協(xié)同共進(jìn)至關(guān)重要。新聞傳媒主要是在技術(shù)應用層面,需要依托可靠的基礎設施底層和數字智慧平臺層支撐,打造自主可控的安全可信混合云。區塊鏈將進(jìn)一步深入到新聞產(chǎn)品傳播、內容創(chuàng )作交易鏈路中,虛實(shí)共生的智能化、場(chǎng)景化內容生產(chǎn)逐漸增加,用戶(hù)終端將出現多樣化趨勢,交互的通用性和靈活的適配性將會(huì )有革命性的突破。作為新聞技術(shù)工作者,要緊緊跟上時(shí)代步伐,充分發(fā)揮技術(shù)賦能的優(yōu)勢,在傳媒信息安全、提高融媒產(chǎn)能、強化用戶(hù)鏈接、技術(shù)應用創(chuàng )新等方面發(fā)揮作用。